眸仲

来到这个情绪

天气渐冷,而我越发想念小时家长夏天盛放的萤火虫,昨晚做了一个梦,河边的田梯上彼岸花又开了,一片火红,那时我不知道彼岸花为什么没有叶子,只记得等它怠尽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。人在安静的时候喜欢对着静物沉静,我在记忆里找寻从前的支言片段,以前的小学如今成为一座盖起现代的养老院,我还能记起进校门两旁的两颗大松树,走进学校的里面的一房一瓦,也能记起那时因为考试不好,回家忐忑不安害怕被问的那份小心。
有人对我说,你的以后会对现在遇到的一些人而后悔,或是失望,可是每一步都是自己走过来的,即使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,也是自己亲自经历的一切,又有什么可遗憾的,最终都为成为记忆中的一部分,偶尔回忆,偶尔想念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