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仲

ReLOFTER:

屹青:

「老奶奶和她的朋友」

生活中,人們會選擇去別處走走,於簡單稱之為旅行的朋友,可能更多的是視其為放鬆心情的方法;於我,除去稱之為旅行,也是一件旁觀別人生活的有趣活動,並在那些時候,會一直相信,這樣的生活定是美好的,總會有動人的畫面出現,而且它可以讓你回味好久好久,讓你在再次翻看底片時,心裡為之一暖,為之感動,每次翻閱都可以藉著畫面的再次浮現,輕輕擁抱內心的平靜和純真,就似把你心愛的寶貝抱在懷裡,許久不願放開,溫暖之餘,幸福滿滿。期待這樣的畫面出現,卻從不渴望,更不強求。就似海邊的貝殼,經過海水的沖刷打磨,形狀千奇萬種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你會看到哪一塊,當你遇見那塊讓你為之心動的貝殼時,你彎下腰來,輕輕的把它剪起,抹去表面的海水,心滿意足地放進自己的袋子裡。

六月二十八禮拜二,是我們在京都的第二天。天陰,出門時微微細雨無序地飄著,心情被影響是難免的了。行程計劃中,今天要往嵐山去,坐坐火車看看山景,更是納悶雨來的太不像話。前幾天在大阪進日本的時候,我們已於大阪機場購買了早上十點左右的嵐山小火車車票。擔心誤了時間,故出門時間提早了許多,將近早了兩個小時。誒,真是多虧了這兩個小時,在等時間的過程中遇到了圖中這個畫面。

於周圍閒逛之時,身邊的她忽然發現一旁民居大門靠近地面的柵欄縫隙處,可看到有一小貓在門邊裡休息,好奇的我們便輕輕蹲下身子看看它的模樣。這時,門被打開了,女主驚奇地看了看我們,好像馬上明白了為什麼,便對輪椅上的老奶奶說了些什麼,指了指旁邊的小貓,會心地笑了笑,也對我們點頭示意,便轉身進屋裡去了。期間我們迅速站起身來,後悔打擾了她們,連著說了幾聲不好意思,在女主回屋時候,欲馬上離開。當我就在轉身的時候,目光再從小貓身上移開,一下發現,坐在輪椅上的老奶奶瞇瞇眼,微微笑。旁邊的貓兒還是剛剛看到它的模樣,緊瞇著眼,蜷縮在角落,一動也不動,彷彿在聽著什麼,想著什麼,或者,它是真的是想安安靜靜地陪著主人。這樣安靜的畫面,溫馨,祥和,多麼希望留下它,終於還是沒有忍住,對好焦,按下了快門。

往前走了一段,再回頭,女主已經推著老奶奶往家門前的小路慢慢走去。


「有時候不盡滿意,我們便會動也不動,等待什麼事情發生;有時候整個畫面鬆散了,拍不到好照片幾已成定局,突然有個人從眼前經過,我們透過觀景窗跟隨他的路徑,我們等待、在等待......然後按下快門,至此才帶著背包裡好像裝了一些東西的感覺離開。」———亨利·卡蒂爾-布列松


在拍攝之後,甚是期待底片沖洗後呈現的畫面:這是本次日本旅行最喜愛的一個畫面。它安靜,祥和,溫馨,寧靜,無法不讓我回味。忐忑不安地等待沖洗掃描結果,擔心正片曝光會否沒控制好,擔心沖掃店會否出現失誤。還好還好,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,一切都剛剛好。

不過,這個畫面不是最好的,最好的,應該是留在心間的那一副,是留在我心裡的那一瞬。


京都,日本

二〇一六年六月


Fuji Provia 100F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Hasselblad 501CM

评论

热度(108)

  1. Y2KReLOFTER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眸仲ReLOFTER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