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仲

偶然有机会,来高中时的母校,学校对面的那条马路直走几百米就是孕育这方的河流,早上的天气经过一整个夏季的酝酿终于静了下来,微微清凉,从这头看向那头的桥梁,恍惚昨日我还背着沉重的书包从这里经过,还是旧景,却以非心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