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仲

玉之丞就是喜欢房顶:

I Have A Girl In Me——《丹麦女孩》
        (字里行间大量剧透!)
        性,性别和性别角色在心理学中有三个完全不同范围的定义。性是生物学定义,性别是心理学定义,而性别角色是社会学定义。
        以此做比,艾纳的性为男性。仅就他出生以后身体上存在的男性生殖器官,第二性征,他体内腺体所分泌的激素使他成为一个男性。但艾纳的性别为女性。艾纳从小所受的教育,他的伙伴,他的行为模板,都是作为一个男人成长,他甚至正常结了婚。但是莉莉始终存在于他的内心,这是今后莉莉必然出现的基础,所以艾纳,也就是莉莉,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女性。艾纳(莉莉)的性别期待为男性。艾纳生活在一个“你是一个男人”的暗示环境下,但是艾纳“每天早上醒来都告诉自己,要扮演好艾纳”。艾纳是社会给予莉莉的性别期待。因为生为一个男性,所以必须履行作为一个男性的责任。社会的期待和内心对自己性别的不认同剧烈地冲突,以至于在莉莉看医生的过程中,不止一个医生直接诊断莉莉为精神分裂症——在那个时代性别角色不认同对大多数医生来说难以理解。搞清楚这三个概念,这部电影的冲突和主线一目了然——莉莉的苏醒和艾纳的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粗暴一点的说,莉莉的苏醒是有一个开关的,那就是穿上女装。但是女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行为!(敲黑板)女装作为女性的象征,一个正常(上述三种性别定义完全统一)的男人穿上女装,只会觉得自己可笑,不自在,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社交场合,当然,艺术的要求除外。其他如种睫毛,画眼线,涂红唇,留女式长发等等,和穿女装有一样的意义。同样的,让一个女性常年穿男装,以男性角色被他人对待,她也会感到痛苦不是吗?
        那么莉莉之前为何没有苏醒?明明而是艾纳是穿过女装的,并和一个男孩接吻了。有一个很小的细节,他们接吻的时候被艾纳的父亲发现了,他的父亲毫不犹豫抄起扫把打了他们一顿。莉莉是个女孩,也许正是那一次,让本来就很脆弱的莉莉再次回到了艾纳的内心深处。社会影响不能说不强大,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拗过追求解放的内心。
        莉莉苏醒了,但艾纳并不是沉睡了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那莉莉不是性别认同障碍,而是精神分裂症。艾纳本身就不应该存在,正如莉莉所说,艾纳是上帝的一个自然错误。艾纳是一个壳,一个包裹保护莉莉,但也深深地压抑了莉莉的壳。在去除了身上一切艾纳留下的痕迹之后,莉莉虚弱但是欢欣“我终于是一个完整的我了”。
        莉莉苏醒和挣扎是痛苦的破壳过程,但也是极富美感的过程。我一边欣赏,一边抓心挠肺。武士桑自己看的心焦,所以不想再体会一次,所以不写。
        看完电影再去了解背景是武士桑的习惯,所以当武士桑看到艾纳-维格纳是真实存在的时候,武士桑还是很震撼的。上个世纪30年代就敢于接受变性手术,而且并不是电影里的两次,而是五次,真的是勇士。
        下面是电影本身的欣赏时间(*'▽'*)♪
         导演汤姆霍珀,《国王的演讲》有没有!《伊丽莎白一世》有没有!不知道电影界怎么用专业的语言描述他的风格,就武士桑我这个门外汉的感觉,霍珀他拍片子质感真棒啊,首先特别清楚(??这叫啥质感。。),色调特别棒。国王主色调给我的感觉就是蓝色和灰色,但并不沉闷,是类似于天空的轻快的蓝色,和薄雾的漂浮的灰色(我到底在说啥。。所以门外汉只能靠自己的感觉和小学生描述),影片给人的感觉是沉稳温和的(明明是一个励志故事啊。。。)本片则是蓝色和黄色。丹麦和巴黎还有最后德累斯顿是主要场景,三者各有特色,尽管常常都是室内拍摄,但毫无串场的感觉。丹麦是个满是色彩的地方,简洁宽敞的街道,蓝色的帆船,黄色的房子,怎么可能不出现有灵性的艺术家?巴黎就是晃瞎眼的金灿灿呀!到处都是金边,但是又没有暴发户的感觉。在巴黎二人的服饰都大大上升了一个档次好吗?服饰留到下一部分讲。连喝酒的杯子都是一圈精致的印花(近视的武士桑一开始以为巴黎人不洗杯子积了一圈酒渍哈哈哈),总之就是一个字——浮夸。但是也就是这样的巴黎,夜里也能夺目艳丽。导演在片子里面穿插了许多巴黎的俯瞰和远景镜头,既有清晨日暮,又有辉煌夜景。其实完全没有必要,而且影片本身就很长了,估计也是爱的深沉(笑)。德累斯顿风景不多,到处都是德国严谨的模样,绿化整整齐齐的,河流整整齐齐的,房子整整齐齐的,医院也整整齐齐的,但是并不沉闷。医院地板简直戳中我的萌点——地板下面是白色的灯,两个美丽的护士坐在上面接待,整个大堂干净整洁,正是医院该有的样子啊(好羡慕π_π)。影片最后还有一点点艾纳的家乡(维埃勒?有点记不住了)的风景,格尔达失去丝巾的地方有点像05版《傲慢与偏见》凯拉站的那个悬崖。前面反复出现的艾纳画的风景也出现了。虽然至今我也没有看懂为什么那幅画要反复出现。好像画家很喜欢画自己儿时的风景?
        最后讲一点服饰。法国人似乎格外偏爱民族风。我真的超级喜欢他们在巴黎的寓所,格尔达的睡衣和窗帘是一个风格——东方风的鹤。丝绸裙子的印花繁复又低调。外套则简洁再简洁,保暖修身。再加上短卷发,毛呢帽,皮草,丝巾,(原谅武士桑并不知道他们具体是什么牌子。。武士桑的眼睛只为美驻留╮(╯_╰)╭)有个有趣的小细节,当别人都惊叹火车站送别那个场景的唯美的时候,武士桑已经注意到格尔达你的毡帽和后面的老太太撞帽了!连丝带颜色位置都一样!咩哈哈哈~
        还有维格纳家的罗素梗真好看啊,大眼睛水汪汪的。最重要的是莉莉跟它在一起就是一幅美人图,不仅可以入画,还可以做封面(武士桑已经截图啦~)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《丹麦女孩》不仅仅是一部引人深思的影片,还是性别角色认同运动的先驱。性别角色障碍并不是“那些个艺术家的幺蛾子”,我们身边也一定有这样的人正处于痛苦之中,甚至被别人当做同性恋,或者已经被家人送到精神病院去了。武士桑自觉不能为他们做太多,只能抱以支持理解的态度,尊重他们,也用心理学和医学的知识去说服身边愿意听我一言的朋友尊重他们,至少不要把他们当做精神病,怪胎。思想的变革才能带来对这个群体的尊重,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苗头,还有一些先驱者,我相信总有一天社会能够接纳这一切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眸仲玉之丞的武士桑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