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仲

第一次坐二十多小时的火车,靠窗的位置使我有机会看着火车驶过经过的风景,透过眼睛可以看到夏季盛放的葱郁生命,一路向从未到过的北方,一座秦岭隔断南方和北方,细腻和粗犷,地理书上的所学,在一路的感受中通活了起来……“令我最为深刻的河北最北方的皇家猎场塞罕坝,湛蓝的天,无边的草原,随处可见的骏马和家羊。塞外黄花如金钉钉地、京中白塔如银钻钻天。这里的黄花就是金莲花。金莲花几乎为塞罕坝所独有,可惜去时花期已过,没能亲眼见到这样的景色。
愿你有梦为马
随处可栖
望再次遇见 你更美丽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