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仲

无往。

  可以听见凌晨淅落的雨声,巷子尽头的狗吠,和静夜奔波在路上汽车碾压而过的急驰,甚至在一切外界消声时耳朵里烦人心神阵阵翁鸣。

多年晚睡和熬夜造导致失眠和睡浅在日积月累后不断折磨着我,一年365天就几乎有300个梦,以各种形式和不识的人和事在梦中独奏上演,荒诞不经,天马行空般窥视着内心所想演着不语人说的秘密,愿带我走出来的一直走不进我的灵魂深处,我愿为之走出的人,不曾给予曙光,于是自我救赎便反复出现不安心中。

夜无眠,心事旧重,喃语不为所终;
尘归扬,黎明破晓,方悟历苦必经;
何需锁,不过尔尔,今时依行无往。
晚安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