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仲

迟到再也没有到

善良的我们总做些荒唐的事
他一身白色衬衣,从人群中走来,路过没有认出旁侧的我,悄悄躲在身后轻轻一拍右肩这样的见面开始,注定是一场戏剧结尾。
他身上有我期待已久的放松和舒心,话很少,相反一直说个不听,说到开心处两人也会相视一笑,这大概也是撞到我的地方。
他不喜欢被过多打扰,想要靠前屡屡退缩,遇见的第一天里,有如初恋是那份欣喜,过后的这天忐忑,小心翼翼。
安静的退去,像从未来过一样。

评论

热度(2)